红尘涵音

事多………………


没有时间更新……


中秋节见😊😊

再厉害的香水也干不过韭菜盒子

(大学校园par)

江澄,魏无羡,金子轩一宿舍

蓝曦臣,蓝忘机,聂怀桑一宿舍

金光瑶,聂明玦,苏涉一宿舍






《夭寿了!校花江厌离看上金孔雀!?》

“什么!?”江澄和魏无羡一齐凑到江厌离身边:“姐/师姐你看上金子轩了!?”

“嗯……”江厌离拢了拢耳后的发丝,脸颊微微有些泛红。

“姐,你喜欢他哪点啊?”此刻觉得自己需要好好冷静一下的江澄。

“这个……”江厌离顿了顿:“可是我都被他拒绝了……”

“什么!?”再次惊叫出声的双杰。

“师姐你等着。”魏无羡从椅子上站起身说道。

“阿羡你去哪儿?汤还没喝完……”江厌离连忙拉住魏无羡的胳膊。

“我去告诉他,眼睛不想要可以去捐给有需要的人。”魏无羡狠狠道。

“站住!”

江厌离没来得及拦住魏无羡,却看见江澄拉住了魏无羡。

“我帮你去附近找找器官捐献机构。”江澄拍了拍魏无羡的肩膀:“分头行动。”

“好啦别闹。”江厌离费了好大劲才拦住气势汹汹要去把金子轩大卸八块的双杰。

“不过,那金子轩为什么要拒绝你啊?”江澄突然想到了什么,问道。

“他说……”江厌离慢慢道来:

(让我们还原一下当时的情景——)

“什么?你喜欢我?”金子轩看着江厌离送给自己的巧克力,脸上毫无波澜:“拜托,我可不会喜欢那种整天浓妆艳抹身上一股脂粉气的女生。”

“什么!?”此为云梦双杰第三次惊叫。

“可是,”魏无羡有些难以置信地开口:“师姐你从来不化妆啊。”

“对啊,而且你身上也没有那么浓的香水味。”

江澄附和道。

“唔……”江厌离想了想,说道:“也许是因为我身上的莲香?”

“可是江澄身上也有啊,”魏无羡一边说还一边“不怀好意”地在江澄腰上掐了一把:“怎么没见蓝大哥嫌弃他。”

“别动!”江澄一掌拍开魏无羡的手:“也许是因为金子轩那家伙嗅觉出问题了?”

“很好,”魏无羡与江澄默契地一击掌:“看来他那鼻子也不用要了。”








《被自己亲弟弟训斥的金孔雀现在后悔得想一头撞死在豆腐上》

“唉……唉……唉……”金光瑶坐在沙发上吃西瓜,看着金子轩在他面前一边叹气一边来回踱步,咽下一口说道:“哥,真不是我说你啊,当时厌离学姐那么追你,你都不答应她,还乱编些个破理由拒绝人家,结果你看看现在……”

“哎呀行了行了,”金子轩一本书拍在金光瑶头上:“连你也这么说我,还是不是我亲弟了?我这不是后悔了吗……”

“那有什么用。”金光瑶把手中的水晶果盘放到茶几上:“要我说,哥你现在去她面前刷刷好感度,没准学姐会原谅你。”

“……你个和聂明玦一宿舍的人别给我瞎出主意,和你男朋友睡去!”金子轩一边说,一边把金光瑶推出了门。

“唉,朽木不可雕也……”不过金光瑶转念一想:算了,不管他这个情商为负的老哥,好像聂明玦说今天晚上请他吃沙冰来着?那还等什么?冰沙店走起!

晚上回到宿舍的苏涉同学:“什么情况?他俩又出去开房了?”话说我是不是暴露出了什么问题……我不是故意的啊喂!!!








《原来江厌离也有自己喜欢的香水?》

“谢谢你啊。”金子轩以一朵玫瑰花为代价,从和江厌离住同一宿舍的小姑娘那里得到最新消息:江厌离喜好之香水。

“原来厌离她喜欢这个牌子的水果香水……”

“咳咳咳!”江澄今天刚一进门就闻见了刺鼻的香水味:“这是什么味道?”

但随即,江澄就看见了金子轩床上的一个小香水瓶,不禁纳闷:“这不是我姐最近新看上的宠物香水吗?”

江澄拿起香水瓶看了看,自言自语道:“我记得这款水果香水还有苹果和葡萄的,这个金子轩怎么偏偏挑了榴莲的呢?”

江澄这么想着,刚坐在自己的床上,就看见了床头的一张纸条,上面用江澄再熟悉不过的字迹写着:“等下你和魏无羡回来之后抓紧出去吃饭!厌离要来!!千万别留下给我添堵!!!金子轩留。”

其实说实话,江澄本来打算出去吃的,结果被金子轩这么一说,让他知道了江厌离要来他们宿舍这件事,他就更不可能出去了。

江澄立刻给魏无羡打了个电话:“喂,魏无羡,我姐她被金子轩骗到咱们宿舍来了,你赶紧回来,咱们宿舍现在全是香水味……对了,你别忘了去楼下买点……”

不一会,魏无羡赶在金子轩前回来了,手里还拎着一个盒子,江澄问:“买好了吗?”“放心吧,全都在这里了……”“那还等什么,快吃啊……”








《今天的双杰依旧为坑死金孔雀而作着不懈努力》

“阿离,我给你准备了惊喜,你保证会喜欢的。”江厌离一脸不解地看着金子轩把自己往楼上拉,正纳闷会是什么样的惊喜,一定要把她带到宿舍来。

结果金子轩刚一打开门,一股韭菜盒子的味道便扑面而来,他立刻暴跳如雷:“我不是让你们两个出去吃饭的吗!?还有我的香水呢?老子好不容易喷的香水!全让你俩给我搅和了!”

江澄咽下最后一口,慢条斯理地用纸巾擦了擦嘴角道:“这么好吃的东西可不是每个人都很有品位能欣赏的。”

“我呸!这种东西还有人喜欢。”金子轩毫不留情地打断江澄道:“谁脑子有病才会喜欢吃这种东西!脑残还是怎么的!?”

“可是,”魏无羡用比谁都无辜的语气弱弱开口道:“我师姐她也喜欢吃……”

“……我就说这么好吃的东西,可不是每个人都那么有品位的,阿离你也喜欢吃吗?改天我请你,我知道一家特别好的店……”金子轩连忙凑到江厌离身边道。

“你可行了吧你。”江澄翻了个白眼,抬手把金子轩搭在江厌离肩膀上的咸猪手拍掉:“别忘了我姐以前追过你,你对我姐都做过些什么你自己心知肚明。”

“阿澄,”江厌离摇了摇头:“那都是多久以前的事了,算了……”

“阿离,这怎么能算了呢……”金子轩“可怜巴巴”开口:“你看看,就是因为他们俩,把我精心为你准备的惊喜都毁了,这还是你最喜欢的榴莲香氛呢……”

“榴莲?我最喜欢?”江厌离一脸懵地看金子轩给自己递过来的香水瓶:“我有告诉过你我喜欢这个香型吗?还有,这个不是给人用的啊……”

“你说啥?”这回轮到金子轩懵了:“那这个是给什么用的?喷衣服上?”

“我师姐她新买了一只荷兰猪,给它用的。”魏无羡一边忍着笑说道,一边看向江厌离。

“对啊,”江厌离点点头:“可惜不让带到宿舍来,所以我把它放在家里了。”








《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进行最后告白的轩爸被现实当头一击》

“阿离,这里可是我找的最好的餐厅,他们家的韭菜盒子做的特别好。”金子轩带江厌离穿过层层人群坐下来说道。

“可是,子轩……”江厌离斟酌再三还是觉得应该说出实话:“我并不喜欢吃这个啊……”

“什么?!”金子轩眼看自己辛辛苦苦预订的座位即将属于他人:“可是那天江澄和魏无羡明明说你喜欢吃的。”

“噗,你没看出来他们是在气你吗?”江厌离安慰地在金子轩头上拍了拍:“好了,我们还是去喝咖啡吧。”

“那……阿离你原谅我了?”

“早就原谅了,快走吧……”

今天的师姐依旧攻气满满

今天的金子轩依旧被双杰坑的很惨








《妄图“挑拨”忘羡曦澄感情的金孔雀猝不及防被喂了满嘴狗粮》

“哎,我说,”金子轩晃动着杯中的可乐,问面前的蓝忘机和蓝曦臣:“话说那天魏无羡和江澄吃完韭菜盒子,你俩是咋好意思下嘴的?”

“其实晚吟那天没有吃多少,而且晚吟都会嚼口香糖的。”蓝曦臣喝了口杯中的摩卡回答道。

“魏婴会漱口,”蓝忘机放下手里的杯子:“难道你不会漱口?”

“……我有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……”来自此时想要骂人,但却觉得自己不占一点优势的姐夫。

“二位,”金子轩嘴角上扬,提议道:“我有个好主意,可以一举多得。”

“什么主意?”双璧异口同声地问道。

“今天晚上,我找个借口把魏无羡和江澄赶出去,顺便把门反锁,刚好阿离把晶晶(没错就是那只荷兰猪)拿来了,可以放在我这里,接下来就不需要我教你们了吧?”

“那就,谢谢姐夫了。”蓝曦臣默契地和金子轩握了握手,一旁的蓝忘机:怎么有一种他们在做什么非法交易的感觉?

当天晚上……

“卧槽金子轩!你TM把门给我打开!你让我们俩今天晚上上哪睡觉!?”江澄尝试了各种方法,但依旧打不开宿舍的门。

“晚吟,要不你去我那里睡吧。”蓝•恰巧出现•曦•不怀好意•臣“热心”提议道。

“这个……”刚想要很有骨气拒绝的江澄被夜晚的冷风一吹,立刻改变了主意:“好吧。”

而魏无羡早就和蓝忘机回宿舍了……

“怀桑啊,今天晚上只能委屈你换个地方睡觉了。”蓝曦臣一脸和善地笑着把聂怀桑连人带被褥关在了门外,随即,屋内传来了不可言喻的声音。

“唉,看来只能去找大哥了。”聂怀桑这么想着便拨通了聂明玦的电话:“喂?大哥,我今天晚上能不能……”

“聂明玦!!!能不能轻点!!??明天早上我还有报告……唔!”

电话好不容易接通,聂怀桑赶紧挂断了:千万不能打扰大哥大嫂啊……要不然会死的很惨很惨……看来今晚只能睡露天地了……








《再厉害的姐夫也干不过两个小舅子》

“好你个金子轩,你TM分明就是故意的,给老子走着瞧……”这是早上醒来后双杰脑中的唯一想法。

“姐/师姐!”

早晨,江厌离刚走出宿舍,就被双杰扑了个满怀:“怎么了阿澄阿羡?”

“金孔雀太过分了!昨天晚上把我们锁在门外不让我们进去睡觉。”魏•戏精上身•无•决心坑死金子轩•羡还用手抹了抹并不存在的眼泪。

“可我听子轩说,是曦臣和忘机带你们出去吃饭不回来睡的啊。”

“姐,金孔雀的话也就你信……”江澄冲金子轩翻了个白眼:“我昨天晚上都没睡好。”

“是吗?子轩,这是怎么回事?”您的好友,江•护弟狂魔•厌•还是弟弟重要•离已经上线。

“阿离你听我解释!我……”

“算了吧师姐,我们今天去吃椰汁芋圆吧。”魏无羡和江澄一边一个胳膊,成功把江厌离带离了金子轩的视线。

“我的天!蓝曦臣蓝忘机你们俩可不能见死不救啊,昨天我可是帮了你们。”金子轩只能把希望寄予双璧。

“抱歉了金同学,我……不能惹晚吟不高兴啊。”蓝•不能因为姐夫把到手的媳妇作没了•曦•脸上惋惜内心窃喜•臣表示自己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
“魏婴会不高兴的。”蓝•言简意赅•忘•媳妇至上•机附和道。

“蓝曦臣?还不跟过来,你不一起去吃吗?”

“二哥哥!你也一起来啊!”

双杰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,双璧对视一眼,瞬间抛弃金子轩,向门口走了过去。

此刻独自一人在风中凌乱的金子轩:“为什么我媳妇和同党都跑了?”




求评论(づ ̄ ³ ̄)づ


评论(21)

热度(334)